北峰电子网

 北峰电子网 > 首页 > 明星街拍 > 正文

对话90后作家重庆苇子:青春不用炫耀也会发光 重庆苇子

2021-4-5 来源:www.qiuhuang.net 编辑:球皇

导读 : [重庆苇子]对话90后作家重庆苇子:青春不用炫耀也会发光重庆苇子:重庆苇子从莫言、王安忆到韩寒、郭敬明,中国当代文坛的“代际”特征颇为鲜明。当许多人还在谈论80后青年作家是否成熟、是否羽翼丰盈的时候,青春、自由而富有创造

重庆苇子

对话90后作家重庆苇子:青春不用炫耀也会发光

从莫言、王安忆到韩寒、郭敬明,中国当代文坛的“代际”特征颇为鲜明。当许多人还在谈论80后青年作家是否成熟、是否羽翼丰盈的时候,青春、自由而富有创造力的“90后”作家已经异军突起,正集体登场。

近日,一位笔名叫重庆苇子的90后作家,吸引了媒体的关注。

重庆苇子,真名卢苇,90后作者。因在网上发布《一个高中女生的日本游记》、《画地为牢三十六年,听90后MM讲围城故事》、《四年没电的日子,90后油灯女孩向娜的圣诞梦》、《听乡下老农讲土地的故事 》、《妈妈在哪儿,你的儿子曹建发被高压电击啦》、《我对90后同学的三份问卷调查》、《嘿,我那些很潮很有范儿的80后老师》、《高中女生调查红卫兵运动》、《高三女生自述:悲催的艺术高考你伤不起》等文学作品而走红网络。

2013年7月其出版了长篇校园小说《六月,我们说爱尚早》,该小说文字、插图、封面均由作者独立担当,是一部活泼、健康、诙谐,并带有强烈青春成长印痕的作品。对此,记者通过对话重庆苇子,了解她的创作和生活。向大家展示一个“90后”作家的成长历程。

记者:郭敬明的“小时代”你有看吗?

重庆苇子:看过了。不知为什么,一开始就有被歧视之感,整部影片从头至尾一直在重复一个话题:“你看,我们多么年轻,多么时尚,你们什么也不懂!”而生活里面有些东西是根本用不着去炫耀的,它实实在在就摆在那儿,不用炫耀也会发光,比如青春。

记者:对《小时代》你做何评价?

重庆苇子:觉得郭敬明还是浪漫唯美居多吧,严重和现实不搭边,要是在生活里他也这样,那就会活得很累很装。

他导演了许多笑点,类似于“哈罗,林萧!hello, kitty!”尽管也知道是笑点,但我没笑出来。南湘和席城躺在落叶地上的情景,让我首先想到的是暮光之城,与前后镜头衔接有严重脱节之感。形容宫洺,完全用旁白叙述代替镜头,把读者当白痴:“就像他此刻窗户的孤灯,像是寂静宇宙里,一颗遥远而又孤独的星球……”小四是个新手,不大懂得怎么拍电影呢。

许多年轻气盛的大牌,除了杨幂,扮演者还有“那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的男主角柯震东。故事开始于大学宿舍,可房间内部也太阔气了,简直令人生疑,让我误以为自己所在的大学在欺负学生呢。上演的戏码是青春,可那种环境却是老女人和老男人的世界,几个女孩尚未冲出校园这座“围城”,却轻而易举拿到了高端职位,靠潜规则也跑不了那么快!

影片里的“四人帮”,像是出入社会十年的精英,有着三十多岁女人普遍的高度。还有,简溪的表演像一部乡村爱情电影中的男主角,打扮得有点像某位经常深入民间体会疾苦的县委书记。

总之,是一部可以任意中途弃场的电影。难怪上一学年刚结束,同为90后的大四学姐刚一回到寝室,就怒气冲冲给人打电话:“我这一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在即将毕业之际,跑去看了一部名叫小时代的电影!”

记者:作为一个90后,你的出现,会给社会文学创作带来新特点。你觉得自己写的东西,跟80后作者的文字特色有哪些不同?

重庆苇子:这样说吧,80后最爱在网上自称是垮掉的一代。还记得高中时,一次课堂上,我们80后语文老师说自个一直最为崇拜的韩寒轰然倒塌了。她说韩寒是他们那一代的精神领袖,以前她上学的时候,那《三重门》太火了,几乎是人手一本疯传。我小时候吧,躺在学校寝室被窝里,经常打着手电筒熬夜偷看80后写的后宫小说,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完全不喜欢了,不仅因为觉得腻味,更多的是发现其中很多历史事件纯属虚构捏造,且大有雷同的趋势,小孩子看多了,好像挺容易变成历史白痴。

说到独具文字特色的作品,我目前还真不敢这么说,因为我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当代》一篇五万字的非虚构作品《一个高中女生的社会调查》,还有那本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校园长篇小说《六月,我们说爱尚早》。不过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沉淀,我会逐渐形成具有个人风格的文字特色的!我比较看重自己发表在《当代》那篇,因为它更接近我一直想写的“倾诉文学”。有句古话不是说“文以载道“嘛!

写《一个高中女生社会调查》时我还在高中时代,我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写它,的的确确花费了很多心血。每每回忆起来,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古代织女般,修修补补,对它颇为用心。文章里的谈话内容百分之两百真实,完全按照手机录音一字一句敲打下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实地表现那些质朴的山区农民对于自身处境的苦恼和迷茫,更加贴近现实。那次采访能够做得如此成功,我想,大部分源于我的身份,只是一个年轻的中学生,怀着一种探索和友好的心情去接触那些朴实的山里人,更容易让那些饱经沧桑的成年人打消顾虑,敞开心扉,说出真正想说的话吧。

后来我将这篇《一个高中女生的社会调查》投给了《当代》,没想到很快得到了副主编周昌义的回信。他告诉我说,这篇文章基本合格,他还提了一些详细的修改意见。当时我真是激动死了。因为对我来说,起先根本没抱太大奢望,自己只是个无名小辈,人家又都那么忙,想不到《当代》会给我回信,而且又是中国文坛这么著名的编辑,好多知名作家的作品都是从他手中出来的。那段时间,有个两三天吧,我时不时就打开邮箱去反复阅读那封信,兴奋因子在脑部循环不止。

“苇子:已读。很惊讶你做的大人的事。而且记述和情怀都有模有样了。相信你在这事的过程中收获比当事人更多。值得。”

“说到文章,从上网角度,需要揭示问题,滤清是非,找到办法。第一篇(油灯女孩向娜的圣诞梦)合适。第二篇(听乡下老农讲土地的故事)差些。从《当代》的角度,第二篇更适合。《当代》时效、受众都远不如网路等传媒,所以,《当代》文章不求解决问题,无需纠缠是非。所以,《当代》的读者想看的是超越时效和问题的人生。第二篇那个老农就很好,他的生活态度,以及表达的语言方式都比作家创作的生动。如果你有《当代》的考虑,可尝试以 乡村速写 或 乡村人物两则 的方式,简洁地把几个人物的经历背景叙述清楚,在此基础上用最精彩的对话展示他们在那种艰难环境中的人生态度和性格魅力。第一篇人物要难些,因为材料太多了,庞杂了,人物性格反倒欠清晰。第二篇已经很接近了。只要你把老农的背景交待清楚,对话删减些,就可以了。周昌义。”

周老师的回信给了我好多启发,但说实在的,我的文字基础还是很薄弱,一直分不大清楚新闻报道和纪实文学的区别,即使看了他的回信,如何去修改还是个大问题!感到很茫然。因为我把它当作是自己人生重要阶段的一次冲顶,也花费了大量精力和时间,相当期待自己的作品能登上这本中国一流的大杂志。

后来与周老师有过多次邮件往返,但怎么也达不到《当代》的刊发标准,都快绝望了,内心挺遗憾的,就差这么一点点,自认实力确实不够,或许还是等修炼几年再说吧。后来有一天突然有了新的转机,周老师居然亲自给我来电话了,我还记得那个电话是我跑到学校操场去接的,因为四周太闹了。他告诉我,反复看我的修改稿,次数太多,麻木了,没了新鲜感,所以就安排另一位编辑老师徐子茼来指导我。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就去网上百度了一下,原来这位徐子茼老师可是个很厉害的美女编辑呢,中国很多有名的作品,如《藏獒》,就是她亲手编辑出版的。

现在想起来我真是幸运,也幸亏遇见了徐子茼姐姐,她性格很干脆,充分理解我的难处,和我简单通过几次电话,就明白了我的弱点,直接发了一份经她修改之后的两千多字的开头给我。文字并没多余的话,即刻开门见山跳入正题,很符合《当代》杂志一贯的风格。难怪我始终通不过,原来就是舍不得删掉多余的句子和段落,在那儿变着花样不停地插叙、倒叙,反反复复交代时间背景,结果把自个也给绕晕了。难怪周老师通电话时会抱怨说,读我开头那几大段,始终理不清头绪,只好用鼠标上下拉动来回看。多亏了徐老师姐姐,她这种干净利落的处理方式,让我有了新的灵感,接下来的事儿就好办多啦!

这次成功给我最大的收获不止是愿望达成,也让我从中悟出了一个道理,人最贵于有想法,并敢于去实施。要是一开始,我就像大部分90后所认为的那样,《当代》、《人民文学》这些高端品牌杂志与我们不在一个对流的空气层,距离遥不可及,那就没我这篇社会调查,更不会成为我今天在这儿接受采访的谈资。还有一点我想说的是,文章首先最看重的是题材,有的90后作者或许有很强的文字功底,但无论怎么比,你终究比不过莫言、贾平凹。其实跟80后学长比较起来,我们90后赢就赢在更为年轻一些,思维比较跳脱,没有刻板固定的模式。

记者:在读者口味越来越刁钻的今天,你怎么看目前90后作家的成长现状?

重庆苇子:我看得不多,只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愿去模仿别人,其实所谓的后宫、穿越等很多都是80后的发明。读者很多时候也是被动的吧,如果开网站的或者开书店的不一个劲儿推荐的话,或许就没有那么多滥竽充数的作品大量生产出来,说到底还是没把为读者推荐好书当责任啊。

前不久我还在微博上和人争论来着,有个70后大叔对我说道:“你还是太过于年轻,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写书出版早已不是成功的标志和象征,追求这样虚浮的东西没多大价值。大嘴姚晨一条微博或微信,就是《人民日报》全部受众的七倍之多。所以大嘴姚晨是成功的,凤姐也是成功的,他们这些意见领袖都是成功的。” 这话雷得,我简直欲哭无泪!

记者:一个作家成名,除了天分、勤奋,还有不少机遇的成分。你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重庆苇子:当然有想过。历史上不就有很多类似的例子吗?比如卡夫卡、曹雪芹,他们都是死后才成名的,还有生活际遇悲惨的一只耳梵高。

记者:你会容忍,当作家的大部分时间,需要埋头创作、忍受寂寞吗?

重庆苇子:我去年在微博上有做过一个90后读书调查,有个90后同学这样说:“戒躁是年轻人的必修课。”这话是没错,我也承认他说得非常棒,但做到这一点真的好难呀!毕竟还年轻,对流行时尚的事物还是挺向往的。经常在微博上看见有人说,现在是个自营销时代,如果要我这样的作者几年都不在网上发声,即使写出作品来也没人要了吧,毕竟我不是莫言、贾平凹。他们肯定也会天天上网,只看不说而已,为什么呢,“大音希声”嘛!我们这一代要是离开电脑,或许就写不出长篇大论的作品来。这就是鸿沟。

记者:像你这样,还未从学校毕业,就已经在文坛上写出受关注的作品。你创作的灵感都来源于?

重庆苇子:阅读体验呗,还有就是借助于想象以及一些偶尔的生活经历,真正的世界其实是在校园之外的。不过《六月,我们说爱尚早》的故事素材,却大部分来自身边的同学,还有那些很潮很有范儿的80后老师,若是没了他们那种民主活泼的教学方式,使上课气氛轻松有趣,这部作品早就胎死腹中,没了踪影啦!

记者:你新出版的书《六月,我们说爱尚早》创作动机是什么?

重庆苇子:小说名字经过很多次修改,最先叫《发令枪》,又改成《将爱情就地正法》(名字虽然不错,但好像还是脱不了标题党嫌疑,令人不禁想起那部曾经很火的青春偶像剧《将爱情进行到底》,哈哈笑~)。现在这个题目是出版社编辑取的。记得我在初三时,班上同学圈里刮起了写小说的风潮,当时很多人都爱在网上码字,写完一段还会和好友交换阅读呢!网络上的后宫、穿越以及玄幻题材成了大家争先模仿的对象,我也跟随过这股潮流,多多少少免不了俗气。

我最初的动机很单纯,就是看不惯很多年长的人自喻老夫子,动不动就骂90后脑残。他们又不了解我们。我想把真实的校园生活以小说的方式记录下来,算是做个澄清,堵住那群人的嘴巴。我真心希望大家能通过我这部不成熟的作品,对我们90后不再有误解,同时也想让读者了解新一代80后老师,他们正和我们一道成长。

记者:这本书是描写当今90后青春期成长的作品,是90后的成长记忆,面对现在的青春文学狂热,你以后会将此书改编成影视作品?

重庆苇子:至于能否把这本书改编成影视作品,我只能说我很期待,但那还得看运气和市场吧。身为一个作者,我当然想它除了纸质出版,还能在银幕上大放异彩,如果能改编成动画那就更好啦!

记者:为了写这本小说,你都做了哪些准备?你对自己未来的写作之路如何规划?

重庆苇子:为了更加贴近生活真实,避免像有的网络文学那样太过“先锋”,我在高中期间,便签本是我时刻随身携带之物,(这种本子可以随时将里面的黄色页片撕下来),细细观察老师和同学的一言一行,时常捕捉到一些幽默生动的小事儿,将它记录在便签纸上。这些点滴记录着课堂生活的小纸片被我统统收集起来,日积月累,构成了这部小说丰富的素材库。

多亏那些便签纸,才使我能够源源不断写下去。为了每天放学回家能安心写东西,我把别人玩耍聊天的课余时间用来赶家庭作业,这让大家非常惊奇。他们得知原因后,总爱催我写快一点,都希望我早点出书,巴不得能在书中看见他们每个人的影子。还有两位要好的死党,把她们与男友之间的书信和手机短讯全都毫无保留提供给我,在此感谢她们大无畏无私奉献的精神,为我小说中的恋爱故事提供了精彩的细节。我真没想到最后竟会写下十六万字,这若是被初中那会儿,刚萌生写作念头的我提前预知到这个结果,怕是会惊掉下巴的。

经过多次认真仔细的修改,我发觉只有真实存在于生活里的人物言行,才最生动,最有灵性。凭空臆造难免浮于表面,人云亦云也无法收到语惊四座的效果。班上有同学对我这样整天忙碌表示费解。我高中那位漂亮的女同桌,她看见我经常用笔记下一些琐事,总是揪着眉头问道,嗨!你一天到晚在搞啥子名堂哟?对此,我也开玩笑地回敬她,反正没搞空名堂呗!嘿嘿,你莫多管闲事,小心我把你24小时行踪全都记下来,写到书里去哟!她听了倒很高兴,因为这正是她求之不得的事儿呢!

这部小说除了描写一群90后初三学生的校园生活琐事,还涉及到80后老师的教学内容。这些内容大部分是真实的,甚至连学生私下替他们取的绰号,我也原封不动保留下来。我的学校巴蜀中学是名校,每年招生数量庞大,也注重培养师资力量,常常看见一些80后大学毕业生来学校应聘。他们自信满满,带着满腔热血,一看就知道是初出茅庐的莘莘学子!

这些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很有朝气,与我过去那些可敬的70后、60后老师比较起来,作风实在大不相同,虽然有点张扬,不够稳重,不过却平易近人,与我们90后学生相当谈得拢。面对一群调皮、正处于青春懵懂期的90后小弟弟小妹妹,这些年轻的大哥哥大姐姐不走寻常路,摒弃了黄金棍儿出好人的至尊教学经验,在主张走传统保守路线的中国式教育中,融入了与众不同的风格。他们很少循规蹈矩地做事,上课总爱保持一份从容与傲气,也非常自信。更重要的是,他们从不认为自己眼下从事的职业有多么神圣高尚,也不觉得学生会比自己当初更叛逆。

高中三年一直在不紧不慢地写这部小说,使我养成了一种习惯,对人对事都要认真观察。今天在学校遇见的80后新老师,说不定明天就成了我作品中的主角了呢。正因为如此,每天在生活里捕捉亮点,细微之处总能体会到一份甜甜的感动,自己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连班上的同学也普遍认为我比他们要思想成熟些,也不知道这对于正在成长中的我究竟是不是好事呢?

后来出版社又让我替自己的小说绘制插图和封面,赶着出版后,终于可以看看书,听听音乐,彻底放松一下了,但反而不习惯,有一种闲不住的感觉。为继续我的创作,我利用大一暑假去采访了一位台湾国民党老兵和一位土生土长的陪都老人,他们都出生于民国早年,快满90岁了。我把经过整理的录音稿又再次投给了《当代》,尊敬的周昌义老师给我回了两封信,告知我作品已送审。他还给了我很多鼓励,希望我能坚持下去!他说:“以你的年纪,能够这么采访过去时代的老人和不同命运的今人,本质上是能够 关心别人 ,而且是很费劲地很努力地关心别人,这是同时代的绝大多数人的弱项。所以,我断定你今后在创作上能有大的作为。”当时看见这段话,感觉热血沸腾,脑子都发热,自己辛苦做这么多事不是白费,是值得的!

巴蜀中学的领导最近也在邀请我回去参加80周年校庆活动,时间大约定在9月下旬或国庆之后,我除了在学校大礼堂演讲,还要做小说《六月,我们说爱尚早》签售活动。我的母校是全国有名的重点中学,原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原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夫人刘永清、原全国人大委员长、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夫人朱琳都是从这所学校毕业的,是我的校友呵!我离开母校刚好一年,就能在熟悉的大礼堂与上千名学弟学妹见面,我感到万分荣幸和激动!

在大学里,因为我是绘画专业的缘故,除了整理别人的录音稿,平时一有空就在画一本漫画小说,估计全部画完得两三千幅画稿,是个大工程!这部作品是讲的一个适合各个年龄层面读者的故事,内容相当有趣,也有一定的社会意义。虽然每天画得很累,但我会将它好好画完,争取出版,和大家快点见面的。

记者:当下,90后好像没有出现一个堪称领军人物的,你怎么看待?有没有想过你会成为这个人物?

重庆苇子:归根到底,这还是80后领军人物气场太强的缘故吧,我从来不介意这点,因为我还不够格嘛。

记者:你现在大学读的什么专业?是文学专业吗?

重庆苇子:NO。我和最近刚宣布退休的宫崎骏大师是同一个道上的。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 王晓易_NE0011
关于更多重庆苇子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朝鲜经济相当于哪个省
当前栏目:明星街拍
最新奇闻异事
科技新闻
时尚
八卦